字号:

王千金 亲吻这个世界

2019年07月02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6期

DSC03775.jpg
尽管王千金只有颈部以上能动,但她和所有同龄的女生一样,喜欢潮流的破洞牛仔裤,唯美的爱情小说,偶尔化个精致妆容,去外面走走。

文 摄影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王千金写作时,每想好一句话,就俯下身在键盘上开始“敲”,小鸡啄米般精准地找到要用的字符。为了提高效率,她学会了简拼,但每隔几个字还是要抬头检查一遍,“如果打错,还要删掉重来。”

“我叫王千金。”

“今年27岁。”

“我在网上连载的小说近300万字。”

“读者总是留言问,作者‘大大’,什么时候更新?”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其实是‘懒癌晚期’加拖延症,哈哈。”

王千金发出爽朗的笑声,全然不顾因为敲下这段文字磨得有些发红的嘴唇。这一段简单的自我介绍常人最多十几秒就能完成,但王千金足足用了五分钟——出生时因为缺氧导致脑瘫的她,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全身只有颈部以上的机能是相对完整的,这些文字是她用嘴唇敲击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吻”出来的。

包括那300万字的小说。

DSC03541.jpg
王千金打字时,需要将嘴撅起来,以便更好地找到按键,但还是需要每打几个字就抬头检查一下。

天使降临人间

在江苏省镇江市大市口区一个热闹的菜场旁,有一栋普通的老式楼房,王千金出生没多久,父亲王精贤和母亲叶文兰便搬家到这里的一楼。为了方便女儿活动,顺便照应临街的店面,家里的大门时常敞开着,王精贤从网上搜资料,把楼道里凹凸不平的地方都填平,2018年还购买了一套无障碍扶手,装在了卫生间里。

“千金是二胎,她前面是个哥哥。”年过六旬的王精贤在女儿成长过程中从未发过脾气, 给女儿取名千金,“是希望她能好,身体也好,以后能幸福。”

“爸爸每天都快钻到手机里去了。”因为没有语言功能,王千金说话时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但她对别人的话语完全能够理解,面对问句不时做出点头或摇头的回应。

通常王千金的表达只有母亲叶文兰能听明白。叶文兰和王千金的交流别人看得云里雾里,母女二人却乐在其中。刷牙、洗脸、穿衣、吃饭、如厕……这么多年来叶文兰对王千金的照顾无微不至,往往王千金的眼神看到哪里,叶文兰就已经明白女儿的意思。

有一次叶文兰正在厨房做饭,突然听到女儿的叫声,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跑了过去,忘记了关火,引发火情,叶文兰将女儿送出去后回来扑火,手臂被烧伤一片,好在并没有重大的损失,这件事叶文兰后怕了很久,“再也不敢让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太久了。”

“1993年2月7日,千金出生时长时间缺氧,大概有40分钟,身上都发紫了,这才导致脑瘫。”叶文兰说起往事已经没有了太多伤感,更多是平静:“医院下了四次病危通知,医生也劝我放弃,但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可能舍得?”

“那时起我们就知道,这孩子就是来‘讨债’的,我们下半辈子是要为她活了。”叶文兰从没后悔过她和丈夫当年一起做的决定:以后的生活不管多艰辛,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放弃这个孩子。

DSC03673.jpg
王千金写作时,需要将双手背在轮椅后面,避免不自觉的痉挛。

被贬下凡的仙子

“三四岁的一天,千金突然断断续续问我,妈妈,你知道对面门头上的字吗?”叶文兰惊喜地发现,小千金能逐一把包括“镇扬饭店”等几家门楼上的字念给她听,而此前没有人专门教过女儿认字。事后才知道千金是听别人念这些门楼上的字后,就记住并认识了。

此后,叶文兰开始有意识地引导王千金认字、读书,进行碎片式的学习,只要女儿有求知欲,夫妻俩都尽力满足。时间久了,王千金的阅读量越来越大。

2007年,王精贤给女儿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电脑,王千金徜徉在网络的海洋里,疯狂地汲取各种知识。“从那天开始,我大概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宅女’。”

因为行动不便,王千金很少出门,一次看到哥哥在玩游戏,她试着操作了一下,自此又多了一个爱好。这之后她又迷上了看日本动漫和各式连续剧。但王千金并没有成为寻常家长眼中的“网瘾少年”,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学会了日语,还在网络世界交到了朋友。

在《盗墓笔记》最火的那些年,王千金迷上了网络爱情小说。这类小说看得多了,王千金摸清了其中的“套路”,“一定要有一个完美的男主角,因为读者90%以上是女性。”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这类小说门槛低,不需要太高的文学素养,只要写得出来读得通就行,何不尝试自己写写看呢。

2011年,千金给自己起了网名“被贬下凡的仙子”,开始在网络上连载小说《拽公主的霸道太子爷》,发布第一天点击量就超过了20000。之后王千金正式和小说阅读网签约,成为该网站的“签约作家”,那一年她才18岁。到现在,千金创作的多部小说共计近300万字,总点击量近百万。

王千金创作时,叶文兰将她推到电脑桌前,把她的双手摆在身后,正好卡在轮椅的把手上,像是被“绑”在后面,不时地痉挛般抽动。叶文兰解释说:“这是千金自己要求的,因为双手如果不放在后面,会不自觉地乱动,就没法写文章。”每当王千金想好一句话,然后开始俯下身在键盘上“敲”,小鸡啄米般在键盘上精准地找到要用的字符。为了提高效率,她学会了简拼,但每隔几个字还是要抬头检查一遍,“如果打错,还要删掉重来。”

叶文兰不识字,但为了女儿她学会了使用电脑。“有时候我像是千金的助理,帮她归置电脑桌面的各类文档,上传小说等。” 

DSC03658.jpg
20多年来,叶文兰无微不至地照顾女儿,穿衣、刷牙、洗脸、喂饭、如厕……她说希望能活得久一点,就能照顾女儿久一点。

“我们想活得更久,为了女儿”

王精贤和叶文兰都没有看过女儿写的小说,对此王千金表示“本来网络小说就是年轻人看得多,和爸妈多少还是有点代沟,他们不看更好。”

开始写小说后,王千金有了不太固定的收入,“这个跟点击量有关,点击量越多收入越多,发布的平台还要抽走一部分。”她说多的时候自己每个月可以赚到三四千元,少的时候只有一两千元。

“爸妈总是让我攒钱,可是我是‘不花钱会死星人’。”王千金喜欢在网上购买自己喜欢的衣服和动漫周边,电脑桌上方的柜子里摆满了她从各处淘来的漫画书和摆件,这些物品她“光是看着就很满足,有时候能给自己带来灵感。” 现在她平均每天更新5000多字,灵感好的时候,可以写10000多字。

她还给读者挖了很多“坑”,就是写了开头、埋了伏笔,却没想好怎么完结的内容。很多时候读者留言说希望她能持续更新,“但我有时候是犯懒,有时候是实在没灵感。”没有思路的时候,王千金喜欢听歌找灵感。她喜欢在夜晚写东西,有时候会熬夜到凌晨两三点,王精贤和叶文兰不得不陪着女儿。“她几点睡,我们就几点睡,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叶文兰说,只有帮女儿洗漱完,把她抬到床上盖好被子,自己才能安心入睡。

针对女儿的“拖更”和不攒钱的行为,王精贤夫妻不止一次和王千金聊过,他们最担心的是当自己老了,没人能照顾女儿的生活起居,“既然有这个技能,希望她能好好干,将来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王精贤从没想过把女儿嫁出去,“想找一个能照顾她还真心对她的人,太难太难了,所以我们也不奢望,自己能照顾一天算一天。”几年前,王精贤开始寻找养老院,考察了几处都不太满意,但他没有放弃:“托养机构可能是我们最后的退路了吧,给女儿名下存一笔钱,在我们走之前把她送进去,我们也就安心了。”王精贤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叹了口气:“我们最大的愿望是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这样就能照顾她久一点。”

版权声明

  • 澳门赌博现金游戏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澳门赌博现金游戏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澳门赌博现金游戏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澳门赌博现金游戏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澳门赌博现金游戏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澳门赌博现金游戏)”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澳门赌博现金游戏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